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自媒體號

胡鑫宇厭學自行出走?這不應是最終結論

2023-01-04 15:47:33  來源: 柳如燕如是公眾號   作者:柳如燕
點擊:    評論: (查看) 字體: / /

  世事變幻莫能測,風月同天情不同,有人煙火迎新歲,有人悲哭尋舊人。

  2023年元旦,開年第一天,也是江西鉛山高中生胡鑫宇失蹤第整整80天。

  據報道,當天上午9點左右,當地警方和胡鑫宇親屬就最新的調查情況進行了會面溝通。

  雙方持續談了兩個小時,警方給出的案件實質性進展不多,總結起來就帶來了兩個消息:

  一是警方進行了大量走訪詢問,認為小胡可能有厭學情緒,所以自行出走了。但目前還沒有發現孩子的去向和蹤跡。

  二是監控的設備生產商??低暭夹g人員進行了技術鑒定,學校里的視頻未被刪減。目前已排除學校相關人員的犯罪嫌疑。

  對于這些說法,胡鑫宇家屬表示無法認可。

  好好的孩子憑空人間蒸發了,警方調查后說是孩子自己走了,這事兒擱在任何人身上,想必都不能接受。

  就事論事,胡鑫宇因為厭學而自行出走的可能性,我個人認為真的還有待商榷。

  第一,胡鑫宇厭學與胡鑫宇出走沒有必然因果關系。

  換句話說,胡鑫宇厭學即便是真的,也不能說明他就會因此自發出走。

  比如一個人心情不好,他可以有一萬種排解方式甚至根本不刻意排解,不一定非要離家出走。

  所以,警方缺乏有力的證據來證明他們的推斷。

  否則,關于胡鑫宇厭學?胡鑫宇出走,只是一種毫無依據的推測或者說臆測。

  第二,胡鑫宇遺留物品并不支持其自行出走這一論斷。

  胡鑫宇神秘失蹤后,班主任在其宿舍找到了他放在枕頭底下的電話手表、學校水卡和錢。

  胡鑫宇的母親則在家里找到了他的身份證。

  跟胡鑫宇一起消失不見的,是他的校內飯卡,和一支錄音筆。

  那么問題來了,一個因為厭學而打定主意自行出走的人,有可能不帶身份證、手機和錢嗎?

  沒有身份證,就意味著不能乘坐長途出行工具,住宿也只能住小黑店。

  沒有錢,意味著連小黑店也住不了。

  沒有手機,那更是寸步難行。胡鑫宇失蹤的時候,還沒有放開疫情管控,去哪都需要行程碼。

  胡鑫宇雖然還是個學生,但已經15歲,具備獨立思考能力。他會想不到這些嗎?

  當然不排除最殘酷的一種可能,出走時,他已破釜沉舟決定自殺。

  但這也牽扯到下面的問題——

  第三,胡鑫宇即便真的因為厭學而自行出走,他是如何完美躲過校內外那么多監控的?

  他不是特工,沒有特異功能,更談不上什么反偵察經驗。事實上,如果真是想自殺,他也不需要刻意避開所有攝像頭,都破釜沉舟了,還怕被人看見行蹤嗎?

  如果他并沒想自殺,只是單純想逃離學校,那就又回到了上一個問題,他為什么不帶出行傍身的必需物品?

  綜上,胡鑫宇自行出走的結論是沒有堅強的證據支持的,“自行”兩個字讓所有可能都成為悖論。

  到這里,問題又來了:

  連我們普通人都看得出來的,警方一定不會想不到。那為什么還要如此回應呢?

  退一萬步說,在這個大數據時代,即便是真的厭學出走,警方就理該找不到人了么?

  說實話,這樣一次會面,這樣一些回應,有不如無。

  這種不嚴謹的結論(其實它根本不是結論),根本不該從嚴肅的警方方面傳播出來。

  全國網友等了80多天,也不應當等來這樣一個潦草的答復。

  還沒找到真相,可以告訴大家還需要時間,請耐心再等等。

  起碼老百姓知道官方的態度是嚴肅的、負責的、毫無粉飾的,懸著的心也能稍稍安定一些,信任度也不會大幅降低。

  但直接把猜測寫成報道發出來,就顯得太敷衍了,看似主動回應,實則推責甩鍋。

  不僅不能被信服,還使人們喪失了期望——不僅僅是對破案的期望,還包括對政府和警方的期望。

  一件萬眾注目的案子,一個揪人心扉的少年,如果不能給出一個真相,至少也要拿出一種態度。

  須謹記:當期待消失,信任也終將不復存在。

  在胡鑫宇活不見人死不見尸的80天里,他母親從150斤暴瘦到90斤。

  全國人民為什么如此執著這件謎案?

  因為從她身上,老百姓看到的,是自己的模樣。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韩国免费A级作爱片 - 视频 - 在线观看 - 电影影院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