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李慎明論金融危機》序:世界社會主義新的思潮和運動在冰封的大地上拱出了新的嫩芽

2022-10-30 17:39:29  來源: 昆侖策網   作者:李慎明
點擊:    評論: (查看) 字體: / /

1.jpg

  【編者按】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指出:“中國堅持經濟全球化正確方向”。這一論斷十分重大和重要,為我們認識當今世界經濟格局、應對日益深化的國際金融危機指明了正確的理論與政治方向。

  《李慎明論金融危機》一書于2018年1月由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出版。該書作者力爭用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實時跟蹤觀察、分析美國金融走勢和世界經濟格局,在前些年就得出了與社會實踐和當今世界經濟狀況大體相符的結論。該書自付梓以來受到理論界和不少青年學生、干部群眾的喜愛。這可能對正確認識當今世界格局的加速演進,對國際金融危機、新冠肺炎疫情和俄烏沖突的深入發展有所裨益。特轉載此書的序言之一,以供有興趣的讀者閱讀和思考。

2.jpg

世界社會主義新的思潮和運動在冰封的大地上拱出了新的嫩芽

——《李慎明論金融危機》一書的序言

“李慎明論金融危機”系列文章整理小組[1]

  2007年發生在美國的次貸危機引發的國際金融危機,到2017年已經十個年頭了。2017年7月13日,由中國社會科學院國家文化安全與意識形態建設研究中心主管的“思想火炬”微信公眾號頭條推出了“李慎明論金融危機”系列文章的第一篇,隨后每天推出一篇,前后共推出十六篇。該系列文章匯集了李慎明老師1999-2017年關于金融危機的主要研究成果,它們由我們這些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的博士、博士生整理而成。系列文章推出后,引起讀者較強烈的反響:不少網站、微信公眾號、微博等紛紛轉載;有的讀者紛紛跟帖、來電、來信并撰寫體會;社科文獻出版社來電,希望能盡快結集出版,奉獻給廣大讀者。正是這些反響促成了本書的盡快出版。同時,本書在網絡推送基礎上增加5篇文章:《試談新世紀的全球化指導原則與實踐》、《如何看待世界經濟的發展趨勢》、《七大資源匱乏呼喚加快經濟發展方式轉變》、《李慎明:更大金融災難或還在后頭》、《國際金融危機與世界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對一些在校大學生、研究生撰寫的體會,我們也選編了一些,附在本書之后。

  李慎明老師在他的多部著作扉頁都印有他的一句話:“學者今天的所言所著,如同領導干部今天的所作所為,必將接受歷史和人民明天的評說”。令我們感觸頗深的是,1999年至今的近20年間,作者對美國、國際金融危機以及世界政治經濟形勢有過一些重要預判,而不少預判已經應驗,部分預判則正在經受實踐的檢驗。

  一、在2000年前成功預言美國股市泡沫的破滅和后來爆發的美國與國際金融危機

  他在發表于1999年12月《求是·內部文稿》第23期的《世界格局的變化與國際戰略問題研究》中提出:“美國經濟潛伏著嚴重危機”;“假若在21世紀二三十年代直至中葉前后,美國的經濟泡沫破滅,將會給世界經濟帶來災難性后果”。2000年1月25日,作者在古巴哈瓦那“第二屆經濟全球化與發展問題經濟學家國際研討會”上作了《全球化與第三世界》的演講。此文后來發表于2000年《中國社會科學》第3期。其中明確提出:美國“泡沫經濟成分顯而易見”;“美國經濟的大衰落是極有可能的,只是無法知其確切的時間。10年內會不會,15至20年呢?”“尤其值得關注的是,假若在今后十年或二十年左右,美國經濟遭受大的災難,那么,這個世界將極不平靜”。“美國經濟若發生大問題,不僅是對第三世界,而且對全球都會是一場十分嚴重的災難,其烈度極可能超過30年代的大蕭條。第三世界在制定自己的經濟和社會發展中長期規劃時,應把這一嚴重征兆考慮進去”。果不其然,2000年美國股市泡沫開始破滅,美國經濟也開始陷入衰退。

  二、在2007年美國次貸危機爆發之前就曾經預言它的發生

  早在2002年,李慎明老師就斷言,“美國正在經受著自上個世紀30年代以來最為嚴重的全面的危機”(《緊緊抓住歷史性機遇 盡快發展壯大自己》);2006年,他又說道,“美國經濟潛伏著嚴重的危機,極有可能已步入40到60年的‘康德拉季耶夫周期’”,“美國金融壟斷泡沫的破滅已經顯現”(《世界社會主義現狀和發展的若干重要問題》);2007年初,他又說道,“美國房地產市場衰退開始加速”(《美國經濟極有可能已步入40年到60年的 “康德拉季耶夫周期”收縮期中的衰退》)。不出所料,2007年,美國發生次貸危機。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

  三、最近十年對國際金融危機走勢的判斷值得我們重視

  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發生不久之后,李慎明老師就對“經濟危機何時見底”的問題提出了不同于當時主流的看法。他在發表于2009年的文章《當前資本主義經濟危機的成因、前景及應對建議》中提出:“由于各國政府都采取重大舉措共同應對目前這場金融乃至經濟危機,這場危機有可能在最近的兩、三年內看似走出低谷。但由于全球性的貧富兩極分化急遽拉大、絕大部分弱勢群體有效需求不足這一根本性問題不僅沒有得到解決,甚至還有加劇之勢,全球經濟在近三、兩年內稍有反彈之后有可能步入更大的低谷。”2008年的國際金融危機又何嘗不是呈現作者所預判的這種發展軌跡呢?隨著各主要資本主義國家應對危機方案的出爐,作者在這之后更加確定自己的這一判斷。他后來在文章中反復強調、論述“更嚴重的國際金融危機還在后頭”這一觀點。國際金融危機已經進入第9個年頭,目前仍然不見好轉跡象。這一預言,有沒有較為強烈的現實意義呢?

  四、針對世界格局大調整所作出的判斷可能更加重要

  李慎明老師早在1999年就指出:“世界格局正在發生重大變化,21世紀前二、三十年甚至上半個世紀,整個世界將極不平靜,我國周邊安全形勢有可能出現較為嚴峻的局面”。有目共睹,本世紀已經過去的時間確實“極不平靜”。近年來,作者對世界格局的大調整作出更加清晰的判斷。他在2012年的文章《世界正處于大動蕩、大變革前夜》中提出:“未來二三十年,世界各大國、各戰略集團相互合作、競爭、博弈、較量的結果還很難說,但目前有一點可以完全肯定:從這次國際金融危機爆發開始直到21世紀前二三十年,乃至前半個世紀的世界格局,都可能處于一種激烈動蕩甚至跳躍的狀態。這是世界各種各類重大矛盾長期累積沖突的必然結果。”因此,當前“世界正處于大動蕩、大調整、大變革的前夜”。作者還指出:“從一定意義上講,美國矛頭的最終指向就是俄羅斯和中國”;“要防止在特定的條件下,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成功離間中俄關系,以結成最廣泛的‘國際統一戰線’,首先集中圍剿中國,然后揮師北上再肢解俄羅斯,以達到稱霸全世界的目的。”近年來國際形勢變化不可謂翻云覆雨,這種發展其實已經在一定程度上驗證了作者的以上判斷。當然,作者的這一判斷需要更長時空的檢驗,對此,我們拭目以待。

  五、2008年爆發的至今仍未見底的國際金融危機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這是本書要探討的軸心問題。李慎明老師認為,當前仍未見底的自20世紀30年代以來的最為嚴重的國際金融危機,是被以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強國推遲多年和推遲多次不得不爆發的經濟危機(《國際金融危機現狀、趨勢及對策的相關思考》)。而危機發生的根本原因只有從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角度才能解釋清楚。他在《當前資本主義經濟危機的成因、前景及應對建議》中指出,近百年來,壟斷資本主義在行業上逐漸從產業壟斷向金融壟斷發展,在空間上逐漸從國家壟斷向全球壟斷發展。但是,金融壟斷和全球壟斷不僅沒有消弭資本主義生產社會化與生產資料個人占有這一根本矛盾,反而使這一矛盾不斷激化。這也正如馬克思在《資本論》中指出的:“一切真正的危機的最根本的原因,總不外乎群眾的貧困和他們的有限消費,資本主義生產卻不顧這種情況而力圖發展生產力,好像只有社會的絕對消費力才是生產力發展的界限。”[2]因此,作者認為,這場危機正是資本主義制度本身深層次矛盾積累并進而爆發的必然,它本質上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資本主義制度的危機。

  六、如何認識當今時代性質?

  作為一名國際戰略問題研究者,這自然是李慎明老師十分關注的一個問題。2015年,他的《當今世界仍然處于金融帝國主義時代,須居安思危,堅定信心》一文分兩期發表于《紅旗文稿》。作者認為,科學判斷時代性質,“這是我們進行科學頂層設計中亟待弄清的一個十分重大的基礎理論問題和客觀現實問題。”而他的判斷是:當今世界仍然處于金融帝國主義時代。作者認為,金融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社會發展的一個特殊的也是最高即最后的階段,盡管時代的主題隨著形勢的變化而變化,但當今帝國主義時代的本質并沒有任何改變。在金融帝國主義時代,“真正主導我們這個地球經濟政治文化秩序的是操縱資產階級國家機器背后的以極少數人為主導的日益聯合成為一體的國際金融壟斷資本聯盟。”“現在,以發達國家為代表的金融帝國主義正在世界范圍內忙著‘收獲’其金融霸權所‘創新’的金融及其各種衍生品的暴利。當金融帝國主義把全球幾乎所有財富都數據化為金融及其衍生品并裝入自己私囊之后,生存權遭到最終剝奪的全球占絕大多數的人們必然要叩問全球占主導地位的資本主義私有制的生產關系的合理性與正義性。”正因為如此,“從一定意義上講,資本主義一旦踏入金融帝國主義之路,也就是踏上了死亡之路。在通往死亡之路上,改良,僅僅是延緩死亡的策略而已。正是從這種意義上我們說,金融帝國主義是壟斷的、腐朽的、垂死的資本主義。”作者關于當今時代性質的研究為我們把握歷史方向提供了有益參考。

  雖已年近七旬,李慎明老師在理論上卻越發敏銳。2016年,他發表《“互聯網+"的發展必將引發西方國家生產關系大變革》一文,該文探討了“互聯網+”這種新型生產工具與資本主義國家生產關系大變革、大危機之間的關系。這一問題估計是很多人都能意識到它的重要性但卻較難闡明的一個問題。從歷史發展總趨勢來看,“互聯網+”這個生產力的“洪水猛獸”是將終結共產主義還是終結資本主義?這是當代馬克思主義必須回答的時代問題。作者的觀點是:“互聯網+”發展的最終結果必然引發資本主義生產關系大危機和生產關系大變革。他認為:“‘互聯網+’在資本主義生產關系框架之內將加劇生產全球化與生產資料私人占有這一基本矛盾,其結果就是加劇全球范圍內的貧富兩極分化,給資本主義帶來‘大災難’”。“隨著‘互聯網+’的大發展,隨著全球工作崗位的逐漸減少,隨著貧富兩極分化的逐漸加大,隨著各國廣大普通民眾購買力逐漸下降,隨著各國主權債務突破無法承受的極限之時,隨著全球各國其中包括美國等發達國家廣大的中等收入階層被拋入絕對貧困行列,資本主義社會的大規模的社會動蕩、動亂也就不可避免了。不僅工人階級隊伍在數量上不斷壯大,其思想覺悟和組織程度也必將會在斗爭中不斷提高。”而該文的落腳點在于標志性生產工具與社會形態之間的關系。作者認為,從生產工具是生產力發展程度的“測量器”和“指示器”這個角度來講,石器時代決定原始社會形態,青銅器時代決定奴隸社會形態,鐵器時代決定封建社會形態,蒸汽機和電力時代決定資本主義社會形態。那么,“互聯網+”是否決定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社會形態呢?作者雖沒有直接這么提,但我們可以從中推導出這個結論。而作者對世界社會主義的信心正是源自對這種歷史發展大趨勢的把握。

  七、必須高度重視防范和化解我國可能存在的金融風險問題

  鑒于資本主義周期性金融危機的教訓,最近十多年間,李慎明老師在各個場合反復強調必須高度重視防范和化解我國可能存在的金融風險問題。以他在2003年的表述最具代表性,他說道:“從一定意義上講,我們面臨的所有新情況新課題中,最值得我們關注并要及早解決的最直接最現實的帶有全局性的問題,就是防范和化解金融風險。至于收入分配差距拉大、城市職工下崗失業、三農、腐敗、環境等問題,還有時日容我們逐步解決。但是對可能突然瞬間爆發的涉及全局性的金融問題一定要切實高度重視。”我們知道,習近平總書記在2017年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強調:“防止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題。”[3] 這說明這一問題已經納入國家發展戰略之中。

  本書的字里行間都浸透著李慎明老師的憂思,但是,除憂思外,我們也能感受到他如鐵打般的信心。實際上,作者屬于對世界時局最為憂患的那少數人之一,同時又是對世界社會主義前途最為堅信的那少數人之一。“資本主義冬季之后是社會主義的春天”、“時間不在資本主義一邊——高科技在革資本主義的命”、“國際金融危機孕育著世界左翼和社會主義的復興”,僅從他的這若干個文章題目中我們就能讀懂苦難與希望的同在。作者最初在2000年發表的《全球化與第三世界》中提出“社會主義再次復興”論,其推測的時間大概是21世紀中葉前后。此后,他又反復強調這一推斷。同時,我們可以明顯感受到,隨著他推測的時間越逼近,他對此的信念就愈發堅定。他在2012年接受《國外社會科學》雜志訪談時談道:“21世紀中葉前后,極可能是全球范圍內民族民主運動和社會主義運動的又一次復興。新的社會主義思潮乃至運動如頂著尚留余威的凜冽寒風,在冰封的大地上拱出了新的嫩芽。雖然極可能還有幾次‘倒春寒’,但社會主義的春天卻必將、必然到來。”他認為這種歷史發展趨勢如日月經天、江河行地般不可逆轉。在金融帝國主義開始敲響喪鐘之時,世界勞動人民更加需要世界社會主義的燈塔。

  李慎明老師在授課時,曾幾次給我們講:“我本人真的十分愚鈍,如果能明白一點事理的話,完全是因為真心信仰馬克思主義,結合實際認真讀一點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的原著。真信真學是相輔相成、相互促進的。另外還有很重要一點,就是必須站在占人口絕大多數的普通百姓的立場上讀。習近平總書記之所以很快得到全國最廣大人民群眾的深深擁戴,根本一點,就是他在西北黃土高原上山下鄉那近八年間,在貧苦百姓那里鳳凰涅槃、脫胎換骨而完成自己世界觀的轉變的。為什么人的問題,是根本的問題;世界觀的轉變,是根本的轉變。這是至理名言。我們應該牢記,不應該忘記。”作者關于金融危機的分析主要借助于馬克思主義基本理論,這也最好地回應了馬克思主義“過時論”等觀點,也顯示了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強大生命力。

  正如馬克思在《資本論》中所言:“在政治經濟學領域內,自由的科學研究遇到的敵人,不只是它在一切其他領域內遇到的敵人。政治經濟學所研究的材料的特殊性質,把人們心中最激烈、最卑鄙、最惡劣的感情,把代表私人利益的復仇女神召喚到戰場上來反對自由的科學研究。”[4] 熟知作者的人都知道,他既是一位勤勤懇懇、腳踏實地的謙虛的理論工作者,也是一位理想主義者,幾十年如一日殫精竭慮,為民呼喚為民憂。他在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的講座,幾百人的大教室,聽講者立場、觀點各異,但幾乎每一次都是全場摒住呼吸、鴉雀無聲,場面十分令人感動。因此,哪怕你不認同作者的立場和理論,作者的為人、為學依然值得尊重。

  習近平總書記在2017年9月29日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四十三次集體學習時指出:“要立足時代特點,推進馬克思主義時代化,更好運用馬克思主義觀察時代、解讀時代、引領時代,真正搞懂面臨的時代課題,深刻把握世界歷史的脈絡和走向。”[5] 同時,習總書記還強調:“世界格局正處在加快演變的歷史進程之中,產生了大量深刻復雜的現實問題,提出了大量亟待回答的理論課題。這就需要我們加強對當代資本主義的研究,分析把握其出現的各種變化及其本質,深化對資本主義和國際政治經濟關系深刻復雜變化的規律性認識。”[6]本書的結集出版,正是響應了習總書記的以上指示,我們希望能對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貢獻綿薄之力。

  “金融危機孕育著世界左翼和社會主義的復興”、“21世紀中葉前后,極可能是全球范圍內民族民主運動和社會主義運動的又一次復興”,李慎明老師的這兩句話應該是我們最好的結束語。

  注釋:

  [1] 主要成員:陳榮榮、單超、李霞、羅葉丹、簡婷、張博、蔣明偉、李亞、王永剛、周棟梁等。

  [2] 《資本論》第三卷,人民出版社,2004年第2版,第548頁。

  [3] 《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二卷,外文出版社,2017年11月第1版,第280頁。

  [4] 《資本論》第一卷,人民出版社,2004年第2版,第10頁。

  [5] 《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二卷,外文出版社,2017年11月第1版,第66頁。

  [6] 《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二卷,外文出版社,2017年11月第1版,第66-67頁。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韩国免费A级作爱片 - 视频 - 在线观看 - 电影影院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