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申鵬:不要低估它們的下作

2022-12-29 08:19:01  來源: 紅歌會網   作者:申鵬
點擊:    評論: (查看) 字體: / /

  互聯網的記憶實在是太短,以至于不得不經常幫大家來做一做“存儲”。

  今天我講的,全部是“陰謀論”,不愛看的從現在開始就可以退出。

  為什么要講“陰謀論”?因為這個世界上很多“意外”,本來就都是“蓄謀已久的意外”,只不過沒有控制好變量而已,如果你天真到覺得“陰謀”不存在,那你也太天真了。

  前不久,羅馬尼亞歐洲代表曝光出美國的新冠疫苗,其實早在2017年就開始做測試。2019年出現的新冠,2017年就開始測試?美國難道發明了時光機器?早就能夠預知未來?

  你可以罵這位羅馬尼亞的代表“反疫苗”、“反智”、“破壞西方世界的團結”,但你不得不承認他的質疑是有道理的,美國醫藥公司也是解釋不了的。

  美國病毒學家、“冠狀病毒之父”拉爾夫-巴里克在2018年有一段演講,他說:“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如果你想在下一輪的全球疫情中賺錢,那就去買生產抗病毒藥物公司的股票。”他早在五年前就謀劃好了“賣藥賺錢”。

  他甚至還在這場演講中,詳細介紹了“新型冠狀病毒的病理作用”。

  拉爾夫·巴里克從事冠狀病毒研究工作長達30年之久,是國際冠狀病毒研究領域最具權威的專家之一。他因發明了多種與冠狀病毒相關的先進技術,如改造冠狀病毒基因、“病毒增強”技術等,又被稱為“冠狀病毒之父”。

  而巴里克最為重要的一項成就,正是開創了一種可以人工合成冠狀病毒的“反向遺傳”的先河。巴里克掌握一種通過“反向遺傳技術”能改造乃至“增強”冠狀病毒的技術。憑借該項技術,他不僅可以依據冠狀病毒的基因片段培育出冠狀病毒,還可以改造冠狀病毒的基因,創造出新的冠狀病毒。

  2003年,一篇巴里克參與發表的論文展示了這種技術的威力,成功復活了一個非典SARS病毒。后來,巴里克等人還就這一成果申請了專利,并于2007年獲得批準,專利代號為US7279327B2。北卡羅來納大學??秺^進者》2003年秋季號報道說,巴里克當時是在馬里蘭州的“美國陸軍頂級BSL3實驗室”,即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完成了這次實驗。??€說,巴里克是“唯一能克隆所有冠狀病毒的美國研究人員”。

  當巴里克的“成果”問世后,立馬就有六個機構與之合作,兩個制藥公司,三個政府機構,還有一個美國陸軍傳染病研究院,這個研究院,叫做“德特里克堡”。巴里克的論文中,有一個和他一起出現了七次的病毒學家,叫做麗莎.漢斯萊,她是巴里克在北卡羅萊納大學的學生,美國頂級病毒學家,同時,她還在美國軍方的德特里克堡工作了13年。

  2008年11月,巴里克在美國科學院院刊上發表了一篇論文《合成重組的蝙蝠SARS樣冠狀病毒在培養的細胞和老鼠中具有感染性》,詳細記錄了一個全新人造冠狀病毒從設計、創造到復活,從刺突蛋白的構建到感染試驗的全過程。

  2015年11月,巴里克團隊在《自然醫學》期刊上發表了一篇題為《一個類似SARS的蝙蝠冠狀病毒群顯示感染人類的可能性》的論文。他們宣布成功制作了一種“嵌合體”病毒,擁有一種蝙蝠冠狀病毒的刺突蛋白和另一種冠狀病毒的骨干,這種“嵌合體”病毒對人類細胞有傳染性。

  論文同時署上了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石正麗團隊的名字。在新冠疫情暴發后,這篇論文立即被有心人當作了某種未經證實的論調的基礎,即新冠病毒是“人為設計”出來的,用于抹黑武漢病毒實驗室。

  真實的情況是——2013年,當中國武漢病毒所科學家石正麗及團隊從云南的蝙蝠洞里獲得幾種冠狀病毒的基因后,巴里克主動找到石正麗,希望獲得這些冠狀病毒的樣本進行研究。石正麗非??犊匕炎约旱陌l現分享給了巴里克,而巴里克則在美國實驗室里用他的病毒改造技術造出了一種全新的、可以感染人類的冠狀病毒。這項研究中,病毒改造和小鼠感染實驗均在北卡羅來納大學開展,所構建的嵌合病毒并沒有提供給石正麗團隊。這一研究結果2015年發布在了國際學術期刊《自然》雜志上。

  實際上,巴里克自己在采訪中做了解釋:之所以石正麗團隊成為了這篇論文的合著者,是因為該團隊給自己分享了蝙蝠體內的原始病毒基因序列。他還明確表示:“我們從未向武漢病毒實驗所的研究人員提供過嵌合病毒序列、克隆或病毒,石博士或她的研究團隊成員從未在北卡羅來納大學的實驗室工作過,我的團隊中沒有人在武漢病毒實驗室工作過。”

  公開報道顯示,巴里克曾廣泛將自己的研究成果用于軍事用途,以及與藥企合作研究藥物。無論是德特里克堡美軍基地,還是新冠藥物的研發中都能找到巴里克的身影。美國媒體曾介紹過:巴里克的研究是新冠藥物及疫苗的研發關鍵。

  比如說——首個在美國獲批的新冠肺炎治療藥物瑞德西韋,正是基于巴里克的研究而發明的。據悉,早在2018年,巴里克就已經開始與瑞德西韋的生產商吉利德合作,而在新冠疫情暴發后,美國相關機構很快就宣稱瑞德西韋可以治療新冠,并獲得了緊急授權用于治療新冠肺炎。雖然瑞德西韋后來被證明療效不佳,但當時的行為,同樣有著“未卜先知”一樣的表現。無獨有偶,美國媒體稱,巴里克團隊還幫助加快了mRNA疫苗的開發。

  這個是不是就是巴里克所說的:“如果你想在下一輪全球疫情中賺錢,那就去買生產抗病毒藥物公司的股票”.......

  來吧,我們繼續順著時間線往后看:

  還記得2019年10月份的武漢軍運會嗎?美國派出了一個龐大代表團。但在那次軍運會上,美國代表團一塊金牌都沒有。在獎牌榜上,美國都排到30名開外了。這太奇怪了。

  “有5名美國軍人運動員病了,由美國專機接回國。當時是10月份,兩個月后,武漢就發現了病例。我們知道,新冠病毒潛伏期至少兩周。我們總不能說因為當時武漢已經出現了病毒,從而導致美國在軍運會上沒取得好名次吧。難不成美國軍人一到武漢就被感染了?”

  2019年10月20日,美國女軍人貝納西參加了武漢軍運會80公里公路自行車賽,因為“肋骨受傷”退出比賽,但是拒絕接受治療,這位女軍人,是貝爾佛阿堡軍事基地的安全官,貝納西工作的貝爾佛阿堡軍事基地距離德特里克堡只有1個多小時的車程。距離曾爆發不明呼吸系統疫情的格林斯普林養老社區更只有不到20分鐘的車程。

  后來,美國《華盛頓郵報》一名與美國情報部門關系緊密的記者,曾撰文宣稱美國國會懷疑2019年的武漢軍運會期間是新冠肺炎開始傳播的時間,因為有從軍運會回來的西方國家運動員稱自己得了疑似新冠肺炎的病。英國有媒體也稱,當時有參賽的法國運動員表示自己得了“奇怪”的病。所以,美國參加軍運會的5名患病人員的病例是關鍵線索。

  2019年10月18日,也就是武漢軍運會舉行的同一天,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和蓋茨基金會等舉行了一場未卜先知的病毒防控演練,他們是基于什么判斷“全球疫情大爆發”的假設?

  “這場演練假設病毒最初在巴西農場爆發,經葡萄牙、然后經美國和中國,最后傳遍全世界,如果不加控制,會歷經18個月,導致6500萬人死亡。”

  在這場演練中,有個人物不得不注意,她叫“艾薇兒.海恩斯”,奧巴馬時期的美國中情局副局長。2021年,海恩斯成為拜登政府的“國家情報總監”,剛好負責所謂“新冠病毒溯源”的調查工作,實在是太巧了。

  還記得更早一些時候,美國曾出現過一輪神秘的、大規模的“電子煙肺炎”嗎?通過諸如《柳葉刀》等國際主流學術期刊和媒體文章可以發現,這種病癥和后來的新冠肺炎是非常“相似”的。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曾有應對過武漢新冠疫情的權威專家,在查閱了60篇涉及美國“電子煙肺病”病例的研究論文,對其中142位電子煙肺病患者的250張肺部影像圖片、臨床信息以及文獻原文進行了仔細全面的研究后,發現這些病例中有16個更有可能是新冠肺炎的“疑診患者”,其中有5個臨床癥狀和治療情況相對完整的患者,被這些專家認定為“中度可疑”。而這16個病例中有12個病例的發病時間都在2020年以前。

  這個事情非??梢?,因為“電子煙”引發肺炎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因為電子煙的電子煙中區區的丙二醇和丙三醇根本不可能導致肺部炎癥。

  2019年7月,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對德特里克堡基地進行突擊檢查,隨后立即宣布關閉德特里克堡陸軍實驗室,其中許多實驗項目被臨時暫停(包括埃博拉、天花、炭疽等致命性傳染病實驗)。按照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的說法,此前關閉的原因是,“因為沒有足夠的系統來凈化實驗室廢水”“工作人員違規打開高壓艙室的門”。但是在CDC的調查報告中,有大量的內容被抹去,以至于大家無從得知兩次違規事件中泄漏的“病原體”到底是什么。

  7月12日,疫情爆發第二天,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向德堡發出了關注函。7月15日,死亡人數達到3人,另一處養老社區也發生疫情,疾控中心向德堡實驗室發出“停止和終止”令,理由是“沒有足夠的系統來凈化廢水”。7月18日,當從17個樣本中檢測出“細菌”后,疾控中心正式暫停了德堡實驗室參與“聯邦選擇制劑計劃”的許可證。而“許可證”列出的67種“選擇制劑”中,冠狀病毒赫然位列其中。美國疾控中心在2019年6月對德堡實驗室進行檢查,通過錄像監控,發現了兩起“泄露事故”,不符合3級和4級生物實驗室標準。

  而美國爆發的“電子煙肺炎”,就是在德特里克堡被關閉之后!

  后來新冠疫情在美國爆發后,新澤西有一位市長聲稱他在2020年初抗體檢測就是陽性,而美國2020年3月疫情大才開始大爆發,也就是說他在2019年秋就感染了。西班牙、意大利大量的廢水樣品都顯示,2019年新冠病毒就已經開始了傳播。

  這一點是有證據可以證明的,因為剛好在德特里克堡出現安全問題的時候,一部分美國軍人的血液樣品,“剛好”運到了歐洲美軍基地......

  “武裝部隊血液項目”(ASBP)是美軍已形成的較為完善的血液保障體系,也是活躍多年的美國海外武裝部隊的官方血液供應渠道。ASBP項目從國家中心地區(華盛頓特區、馬里蘭州和弗吉尼亞州)的軍事基地采集血液,也包括德特里克堡、安德魯斯聯合基地。然后該機構每兩周就將血液運送到英格蘭和意大利的空軍基地。血液運輸的要求,是要在三天內完成所有程序環節并保持冷鏈運輸——至此,被感染的美軍人員或冷鏈血包上的病毒,順利借由ASBP運輸體系抵達歐洲。

  2019年8月,意大利威內托大區的美軍基地Caserma Del Din招募當地平民志愿者,為里面的軍人提供心理教育服務。根據意大利米蘭國家腫瘤研究所報告,意大利的首例病例正是2019年9月于威內托大區記錄在案(遠遠要早于中國武漢在2019年12月份發現病毒)。而美國軍事基地集中的英國,同樣也出現嚴重的新冠疫情局勢。

  注意,我不是說美國“投毒”,我只是在說,美國人的前科太多,不值得信任。

  會不會有一種可能,他們準備投毒,但還沒有做好準備,實驗室發生了泄露?或者說,它們已經投毒了,只不過病毒的變異超出了它們的預期,所謂“針對某個種族”的生化武器未能奏效,反而導致了全人類的一場大災難?

  因為美國在這個方面確實太下作了,它們曾經是全世界唯一一個阻擋重啟《禁止生物武器公約》核查議定書談判的國家……他們在生化武器方面,是有前科的,甚至可以說是劣跡斑斑。

  1945年8月二戰日本投降后,731部隊的頭目石井四郎與美軍司令麥克阿瑟達成了秘密口頭協議,后來又又在日本的鐮倉酒館簽署了書面化的、保護731部隊成員免于被起訴的協議,史稱“鐮倉協議”。

  協議簽署之后,美國人按照協定,聘請石井四郎為德特里克堡的高級顧問,并將那里的一棟大樓命名為731,供石井四郎研究使用。

  1952年初,來自英國、瑞典、意大利、巴西、法國和蘇聯組成的聯合調查團,確認了美軍在朝鮮前線和中國東北地區,利用昆蟲和飛禽羽毛投放炭疽病病菌的事實。這種做法,和日軍1942年在常德空投鼠疫病菌的做法一模一樣。

  美軍用裝有感染了鼠疫、霍亂的跳蚤、螞蟻、蒼蠅的細菌彈,對朝鮮和中國東北發動細菌戰。經“調查在朝鮮和中國的細菌戰事實國際科學委員會”考察確認,美軍在上述細菌戰中使用的方法是在日本細菌戰方法基礎上發展而來的。

  1952年初,美軍用裝有感染了鼠疫、霍亂的跳蚤、螞蟻、蒼蠅的細菌彈,對朝鮮和中國東北發動細菌戰。經“調查在朝鮮和中國的細菌戰事實國際科學委員會”考察確認,美軍在上述細菌戰中使用的方法是在日本細菌戰方法基礎上發展而來的。在石井四郎等協助下,美方在巨濟島的戰俘營中,對戰俘進行細菌戰實驗,每天竟高達3000人次!

  有人或許要說,美國總不至于害自己國家的人民吧?不,美國最喜歡拿自己的人民做生化武器試驗。

  1950年8月31日,美國舊金山灣里有幾艘美國海軍的掃雷艦在“執行特殊任務”。這個特殊任務就是在舊金山散布致命的“粘質沙雷氏菌”。

  理由是:冷戰已經開始,為了防止邪惡而強大的蘇聯給美國投放生化武器,美國自己要做個測試和演習。1950年的9月20日,美國軍方選取了位于西海岸的人口高達80萬的舊金山作為了“生化試驗”的試驗場,80萬人成為了小白鼠。

  這幾艘美軍掃雷艦,將足足數百萬加侖的溶液通過特制的噴射裝置灑向了天空。水霧在天上足足有兩公里長,然后在海風的作用下飄向舊金山海岸。

  在噴灑的同時,美軍就同步進行了細菌的采樣和檢測工作,他們在舊金山建立了43個采樣點,截至到1951年的5月,采樣數據顯示,整個舊金山已經徹底被感染了,每升水或者空氣中都可以檢測到500個以上的外來細菌,而舊金山的80萬居民,每人每分鐘可以吸入5000個以上的病菌……美軍對這個結果“很滿意”。

  從1950年到1970年,美國足足進行了239次生化入侵試驗!幾乎覆蓋了美國所有的大城市。

  你笑我不懂科學,我笑你不懂美國。

  所以能理解,為什么美國人民都不信任他們的政府嗎?

  美國審計署2009年的一份報告顯示,在過去10年中,美國P3實驗室發生了400起事故。同年,老兵狀告美國國防部,揭露了美軍在士兵身上進行駭人聽聞的人體試驗丑聞。

  2014年,美國政府生物實驗室連續曝出多起安全事故,涉及炭疽桿菌、天花病毒、H5N1病毒等。當年10月,美國暫停多個病毒改造項目,其中包括禽流感病毒改造試驗。

  2017年,俄羅斯總統普京曾公開指出“有外國人有目的地采集俄羅斯人生物樣本。”隨后,美國空軍出面澄清:美國空軍最大醫療部隊第59醫療部隊的先進分子監測中心,的確搜集了俄羅斯人生物樣本,但是,目的不是用于制造細菌生化武器。

  從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美國一直打著生物防御旗號進行生物武器研發。美國生物防御藍帶研究小組《國家生物防御藍圖:優化工作所需的領導和重大改革(2014)》報告顯示,2001至2014財年,近800億美元用于生物防御,其中大部分用于多危害項目,約10%用于生物防御項目。

  美國為什么要搞所謂的“生物防御計劃”?那是因為1998年,一部叫做《眼鏡蛇事件》的小說,故事講述的是,恐怖分子將天花和一種昆蟲病毒結合,制造出一種名為“眼鏡蛇”的病毒,紐約由此遭受了一場生物恐怖襲擊。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看過這本書后,不僅要求當時的國防部長出一份報告,詳細分析這種襲擊在現實世界發生的可能性,并且,他還專門召開了內部會議,探討相關的應對方案。

  《眼鏡蛇事件》的作者理查德·普雷斯頓總結道——美國還沒有為生物武器襲擊做好準備。

  從此,美國高層開始研究“如何防御生物襲擊”.......最后得出結論,進攻就是最好的防御,用生化武器率先發起襲擊,就是成本最低的“防御”。

  總結一下,就是“用生化武器把敵人都滅了,那么我就安全了”。

  2001年7月,美國單方面退出《禁止生物武器公約》核查議定書談判,進一步為布局海外生物實驗室掃清了障礙。2005年,美國在烏克蘭建造生物實驗室。

  目前,美國在全世界建立的生物實驗室已超過200個。而且,部分實驗室所在地曾出現大規模的危險傳染病。今年2月,美國科學家聯合會統計,美國目前有13家P4實驗室正在運行、擴建或規劃中;P3實驗室有1495個,這還不包括美國在烏克蘭、哈薩克斯坦等前蘇聯地區和世界各地建立的多家生物實驗室。

  今年的3月10日,俄羅斯國防部發表聲明,根據文件顯示,由美國建立和資助的位于烏克蘭的生物實驗室內進行了蝙蝠新冠病毒樣本的試驗。

  他們截獲的文件材料顯示,美直接支付在烏生物武器研究的費用。美國在烏研究能從蝙蝠傳播給人的病原體,對炭疽病和非洲豬瘟致病菌的研究還在繼續;140多個裝有蝙蝠體外寄生蟲的容器,大量來自烏克蘭各地區、完全屬于斯拉夫族群的血清樣本被轉移到國外。

  美國人深信“生化武器”的威力,以至于他們癡迷于在文學作品中描繪“生化武器”的威力。

  美國科幻作家杰克倫敦1910年的有一本小說,叫做《前所未有的入侵》。

  《前所未有的入侵》中,中國是“黃禍”,這個中國以“人口膨脹”的方式向周邊擴張,“黃禍”即將殃及整個西方的白人文明世界。在此緊急關頭,為鏟除中國這個“可怕禍根”,美國總統采納科學家拉寧格爾的細菌戰,決定派遣飛機到中國上空投擲多種細菌彈,造成中國大地上瘟疫流行,哀鴻遍野,成千上萬人死于非命,最后西方世界大獲全勝,對中國分區占領……在他看來,這是消滅“黃禍”的唯一途徑,必須采取果斷戰略。

  杰克.倫敦首創了“黃禍”二字,寫了《黃禍》、《中國佬》、《前所未有的入侵》等多部種族主義作品,在他筆下世界是上帝賜給盎格魯撒克遜人的禮物,中國人是劣等民族,就該被消滅。

  《前所未有的入侵》,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提出用“生化武器”、“瘟疫”徹底消滅一個民族,一個國家,一個文明。

  盎格魯撒克遜人熱衷于“用生化武器搞種族滅絕”是有歷史淵源的。

  因為他們真有成功的經驗。

  因為兩百多年前,在他們到達新大陸的時候,他們真把帶有天花病毒的毛毯和手帕贈送給了印第安人。

  1763年,北美軍隊總司令杰弗瑞·阿姆赫斯特(Jeffrey Amherst)與駐守Fort Pitt的亨利·班奎特(Henry Bouquet)為了消滅他們眼中“低等”的印第安原住民,在一場外交會中將兩件代表“友誼”的毛毯送給了當地首領。

  不管你信不信,總要“料敵從寬”吧?

  畢竟,如果計劃真的可行,那么他們的邏輯是不錯的,用“生化武器”消滅對手,是一種“最低成本的防御”。

  【文/申鵬,紅歌會網專欄作者。本文原載于“平原公子”公眾號,授權紅歌會網發布】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韩国免费A级作爱片 - 视频 - 在线观看 - 电影影院 - 品赏网